卢布尔雅那,迷你龙之城_普列舍伦

来源:澎湃新闻      日期:2020-05-22 22:21    浏览数:9525次

原标题:卢布尔雅那,迷你龙之城

站在城堡山上,望向山脚下的卢布尔雅那,大片红瓦斜顶高低错落,一眼便可望至尽头,用“巴掌大”形容绝不为过,这便是斯洛文尼亚的首都。

俯瞰老城

沿着石阶下山时,儿子不小心甩掉了妹妹的水壶。他拉着痛失水壶所以一路扁着嘴的女儿走在前面,边走边说:“妹妹,别着急,哥哥马上去超市给你买个新水壶。”

我在后面暗自摇头,这孩子又不是不知道欧洲人的习惯,商店周末不开门,工作日晚上七八点就关门。现在都快晚上十点了,哪里还有超市开门?

没成想还真有超市开门,就在最热闹的商业街上。进去买了两个新水壶,妹妹破涕为笑,我则慨叹这个新兴国家与老牌欧洲国家的不一样。

前东欧国家消费行业的营业时间明显长于传统西欧国家。最初,它是因为经济差距所导致,为了刺激消费和增加就业,就会延长营业时间。即使近年许多前东欧国家已奋力赶超西欧,但这一点并未改变。地理位置处于南欧,但冷战时期属于前东欧世界的斯洛文尼亚就是如此,作为人均GDP高居世界第36位的巴尔干地区最发达国家,它的消费行业营业时间仍保持着“东欧传统”。

这个1991年才独立的年轻国家,把自己活成了一个范本,迷你首都卢布尔雅那更是世界上最宜居的首都之一。

普列舍伦的浪漫

卢布尔雅那老城的中心是普列舍伦广场,它几乎出现在所有卢布尔雅那的风景照片系列中。即使以欧洲小城市的中心广场而论,普列舍伦广场也嫌太小,不过袖珍广场配袖珍首都,倒是十分贴合。

国土面积2.03万平方公里,跟长春市辖区差不多大的斯洛文尼亚,人口仅仅200万。卢布尔雅那作为全国最大和人口最为密集的城市,也不过30万人口。

或是因为小国寡民的缘故,东欧世界悠久而灿烂的文学传统,在斯洛文尼亚却未有体现。相比星光璀璨的捷克、波兰、匈牙利和罗马尼亚,斯洛文尼亚唯一拿得出手的文坛人物是普列舍伦。

展开全文

1800年出生的普列舍伦,以《十四行诗集》享誉欧洲,以热切真挚的诗风成为欧洲最出色的浪漫主义诗人之一。1991年,斯洛文尼亚独立,政府将普列舍伦《祝酒辞》一诗中的第七节选为国歌歌词。他的忌辰2月8日,也被斯洛文尼亚定为“普列舍伦日”,是国家文化节日。在加入欧元区之前,普列舍伦的头像也被印在面值1000元的托拉尔纸币上,在使用欧元后,斯洛文尼亚的2欧元硬币同样选用了普列舍伦的头像。

普列舍伦广场上的圣方济会报喜教堂

这个文学土壤并不丰厚的小国,以近乎宠溺的方式爱着它的诗人。有人或许会觉得斯洛文尼亚是因为文化贫瘠才会如此,可将一位诗人印上钞票,本身就是难得的价值取向。

以他命名的普列舍伦广场,昔年是斯洛文尼亚人集会之地,如今也是各种政治活动和演出的发生地。

广场前的卢布尔雅那河面上,是通往对岸不同方向的三重桥。原本它只是横跨河面的一座石桥,后来经过斯洛文尼亚传奇设计师约热·普雷奇尼克重新设计,于1922年至1932年间增设两座副桥,成为卢布尔雅那的标志。三重桥的桥面与路面平行,行走其上,若不扭头望向河水,根本不会以为自己走在桥上。广场上最抢眼的建筑当属正面对三重桥的圣方济会报喜教堂,建于1646年到1660年之间,巴洛克风格立面,红色外墙尤其显眼。

普列舍伦的雕像静静立于广场一侧,头上是手持月桂树枝的女神。与普列舍伦的雕像并肩而立,跟随他的视线,会见到不远处一栋建筑上的浮雕。那是普列舍伦旧日恋人尤莉亚·普利米奇的家,浮雕正是她的容貌。

普列舍伦雕像

斯洛文尼亚人用这样的浪漫方式记录诗人的情事,诗人当年则用更浪漫的方式为恋人写诗。

他的《十四行诗集》,上一首诗的最后一句即是下一首诗的第一句,因此形成一个“诗环”。而每首诗的第一句,又恰恰能组成一首新的十四行诗。更重要的是,这首十四行诗每句的第一个字母连起来,便是“Primicovi Julji”,也就是尤莉亚·普利米奇的名字。

在《命令》里,普列舍伦写道——

最后,你还曾命令我,

再也不许我想念你。

告诉你,我美丽的姑娘,

这是我不能做到的。

不过这段感情未得正果,尤莉亚·普利米奇的旧居就是鸿沟的体现。即使以如今的眼光来看,它也堪称豪宅。当年能够在这一带居住者非富即贵。尤莉亚的父亲就是富商,不许女儿与穷诗人一起。

普列舍伦在《临别的话》中写道:“我不希望在这时才看到你流泪,也不希望在我的声音中听到哀怨……靠着忍耐的帮助,我将重获生命,我要把生活的重担负在肩上,直到我的心从苍白的死亡——我最后的爱人那里得到报偿。”

普列舍伦的世界里并非只有无果的爱情,他是斯洛文尼亚民族独立的呼吁者,以诗歌表达爱国情绪。也正因此,他才会成为斯洛文尼亚独立后的民族精神象征。

历史长河中的斯洛文尼亚

早在公元前34年,罗马人就在卢布尔雅那建城。公元6世纪末,斯拉夫人迁徙至此,把城市扩展到卢布尔雅那河,城市也因此得名。

这座古老城市曾先后被罗马帝国、奥匈帝国和法国等国家统治,后来成为南斯拉夫王国的一部分。而斯洛文尼亚的历史,同样是躲不开被走马灯式的占据。

斯洛文尼亚民族与领土的确立,大致是在公元6世纪。7世纪中叶形成第一个斯洛文尼亚人的国家,并在9世纪达到鼎盛。但随着西边日耳曼人的崛起和东边匈牙利人的进入,斯洛文尼亚日渐衰落。1500年后,斯洛文尼亚被哈布斯堡家族控制,直至1918年。

不过也正是哈布斯堡王朝的改革措施,让斯洛文尼亚重拾繁荣。尤其是亚德里亚海上的自由航行,使得斯洛文尼亚沿海地区得到发展。经济发展进而推动民族复兴思潮。

1917年,斯洛文尼亚由奥地利分离出来,成为南斯拉夫王国的一部分。

斯洛文尼亚的经济强势由来已久,一战和二战之间的那段和平时光,它的经济飞速增长,城市人口迅速增加。二战期间,希特勒曾下令将斯洛文尼亚划入德国和匈牙利的板块,引发大规模抵抗运动,斯洛文尼亚自由阵线成立。

二战后,斯洛文尼亚作为南斯拉夫的一个加盟共和国,一直是南斯拉夫经济龙头。1991年,斯洛文尼亚宣告独立,并迅速度过转型期,成为发达国家。

也正因为复杂历史,卢布尔雅那的建筑风格也极其多元化,既有典型的意大利式南欧风,又受中欧的奥地利影响极深。

这座与水相亲的城市,三条河流在城中穿过,河面上遍布一座座石桥。除了普列舍伦广场前的三重桥,不远处的龙桥同样著名。

龙是卢布尔雅那的象征

建于1901年的龙桥,两端桥头各有两座翼龙青铜像,源自这座城市的古老传说。据说当年古希腊神话中偷走金羊毛的英雄伊阿宋,与恶龙搏斗并将之驯服,成为卢布尔雅那的第一个定居者,被驯服的龙也成为保护神。也正因此,卢布尔雅那又被称作龙城。

河岸上那条长长的拱廊,是卢布尔雅那中央市场的一部分,同样出自三重桥设计师约热·普雷奇尼克之手。他巧妙地将景观长廊与市场结合,也让这座城市添色不少。

斯洛文尼亚传奇设计师约热•普雷奇尼克设计的拱廊

并不算宏伟的圣尼古拉大教堂也在附近,坐落于小小的市政厅广场之上。绿色圆顶和钟楼占据了老城的制高点,但相比其他城市仍然显得袖珍。

唯一雄伟的是山上的城堡。始建于11世纪的它,最初以木制碉堡形式存在,14世纪时成为哈布斯堡家族的世袭财产。15世纪,腓特烈三世公爵将之重建为圆形城堡,他也在这里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。如今我们所能见到的城堡建筑,普遍建于16和17世纪。19世纪至1945年之间,它曾被用作监狱。如今,它是我等游客登高远望的好去处,那满眼绿色,则见证着“欧洲绿色之都”的名副其实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返回新重庆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杨嫂网http://www.yangsao.cn/

热门文章
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文章投稿
    yxad@qq.com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报告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